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顾景芫

  


裴倾/沈易风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18岁那年的天很蓝,我遇上沈易风。

我是沈懿娱乐的练习生,他是太子爷。

其实我最初并不是Gay,只因那个男人太耀眼,光芒四射,是彼时极度不自信的我一直期待变成的模样,况且18岁还懵懵懂懂,把一点好感当作爱情。到了我真正爱上他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沧海桑田。

在这圈子里Gay是见怪不怪的寻常事,别人反都说我运气好,能够攀上太子爷一步登天,其实只有我自己清楚,有多么的高处不胜寒。

每次在他身下呻吟喘息,彼此身体漫相厮连,契合无隙时,我总感到无法控制的害怕,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他,会失去在这个...

玘遥,如果我知道,你竟这样爱我……

18岁之前简静如水的阿景


现在叱咤风云的顾女王


Double M伦敦全体股东大会

    一众高鼻子白皮肤,金发碧眼外国股东和理事们的簇拥下,顾景芫端坐于董事首席,笑意清浅至于无,手中把玩着精致的骨瓷茶杯听完理事们关于公司开发海外市场的评估报告,正准备发表观点,便见会议室巨大的玻璃门被急切推开,素来如同机器人一般有条不紊的Fred快步走向首席,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对顾景芫附耳说道:“杨董车祸,在医院抢救。”

一向分析事物能力精准到零点几秒的顾景芫足足...

顾仪夫的自白

  (顾仪夫)

顾仪夫的自白

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纵横见血的商场三十年,十有九胜。

但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的父亲。

不是女儿不好,而是她太好了些。

芫芫的母亲走的早,从小我就又当爹又当妈,生怕管家和佣人照看不周,那孩子又喜欢旅游,所以我到各地谈判多半带着她去,我不舍得她长途奔波,她七岁生日,我就送了她一架私人飞机和游艇,钱对我不是问题,女儿过得快活舒心,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宠她,竭尽所能的宠。

我保护她,把她像皇室的那些公主一样呵护,有过之而无不及。

读最好的私立贵族学校,是怕她会不合群,在外头受欺负。甚至她每一任的老师,我都一一请来家里做客。我入股学校的董事会...

尹知禾(small part)

   ————————————尹知禾专属化妆间内————————————

清晨,六时。

专属的妆发师为了让尹知禾的头发更蓬松,显得脸型更小,一面玩命吹着他的发根,一面对妆发助理说:“把知禾两颊的粉底加深,脖子也要扑蜜粉。”

像尹知禾这样的天王级明星,在宣传期通告时身边一般有一个御用妆发师带妆发助理。

而今天为了尹知禾迈向国际的重要电影试镜,本该两个妆发师带着两个助理齐齐上阵,但不幸的是原本的御用妆发师助理有要紧事来不了,只带了一个普通妆发师的试用助理。这个小助理是叫“小雅”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平时除了帮妆发师的忙,...

股东大会前夕

  (段笠守/徐亚矢/阮筱)


“Fred,飞伦敦的航班还有一个半小时,可我们现在还找不到顾总的人。股东大会可是不能迟到的呀。”Ivy完全是要抓狂的表情,淑女风范荡然无存。

“你给她打电话啊?”

“打得通我还问你么?就连阮总,段总和徐总他们三个都已经在候机室了,却没人知道顾总在哪。”

“顾总的几个家都派人去找过了么?”

“对,就连世茂余山庄园的别墅都派人去了,顾总根本不在。”

“她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忘记了今天要飞伦敦,你马上去查她的通话记录,看看她最后接听的谁的。”

“哦,我查过了,是那个中澳混血的名模那泽。”

“那泽?”Fred眉头一拧,“我知道她在...

Chapter1(3)

Chapter1(3)

结果真到了北北生日那天,顾景芫却让助理推掉日程安排,一大清早拉着阮筱去做头发,还买回了预定好的一条限量Prada白色晚礼服,大概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段笠守和徐亚矢前后脚回到别墅,看看她妆容精致无瑕,完全是一副准备去哪里艳压群芳的架势,遂小心翼翼问道,“阿景,你也要去北北生日party么?”

“对啊。我连礼物都买好了,怎么会不去呢?”顾景芫巧笑倩兮。

“可是,你不是不见北北的么?”段笠守追问。

“呵呵。”顾景芫无比温柔,“那是因为,昨天晚上杨玘遥派人送来了请柬。”她骄傲得一笑,“附赠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一份。并且,就在二十分钟...

Chapter1(2)

Chapter1(2)

段笠守搬家的时候,买回了一堆儿童玩具,顾景芫皱着眉头只是看他,不说话。

很快段笠守就受不住攻势作举手投降状:“阿景,我没想瞒着你,只是你快半年没看北北了,你受得了,我这个当舅舅的也受不了。”

“你当的哪门子舅舅?”顾景芫嘴上毫不客气,“你是我爸的私生子么?”

“阿景……。”阮筱和徐亚矢跑过来打圆场,两个人一人拽着顾景芫一只手,死命摇晃,“阿景,阿景,阿景。你不要碰到这件事情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么。”

“阿景,不管怎么说,我们几个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北北是你女儿,我们这个舅舅就当定了。”段笠守仍然是那副笑笑的表情,眼底却是没有半分笑意,“就算你当妈...

《风景旧曾谙》SD版人物图

白骨精——顾女王(顾景芫)

 

黑狐狸——阮筱

 

笑面虎——段笠守


变色龙——徐亚矢


杨玘遥

明佥羽


以下是四只妖物的男色“后宫”部分人物:

尚泷臣尹知禾华绪里那泽刑莫玖lithe蔚真 

洛水原


DOI

(To be continued)


以下是小孩子:

北北

chapter1(1)

Chapter1(1)

及腰黑发不扎不束略显凌乱的披着,简单索白长裙,嫩藕般纤纤玉足踩在纺织精细的雪白羊毛地毯上,连鞋子也不穿就过来开门。

阮筱心知肚明的一笑,顾景芫这个妮子,平日里头风流高贵如同女王。在家里却是十足的慵懒,带点孩子气的小公主,才是本来的那个阿景。

“喂,喂,喂,你把鞋子给我脱掉。”景芫皱着眉头阻止了阮筱妄图穿着鞋侵犯她雪白地毯的“叵测居心”,“你知道Hermes的地毯一平多少钱么?”

“大小姐,你家两层别墅四百多平都铺满地毯的,不差这点钱吧?”阮筱不客气的回击,“铁公鸡,铜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此四宝,当属最最一毛不拔之物,统统都是对你的爱称。”...

风景旧曾谙

 顾景芫是国际娱乐公司Double M(Monarch Modish)的控股董事之一。24岁,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管理学系,素有娱乐圈女王之称。

段笠守自白:

小时候,每当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无法向父母老师倾诉的时候,阿景,小矢,和筱筱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