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Chapter1 净界

Chapter1 净界 - HalleLujah - HalleLujah

  Chapter1 净界

《神曲》里如是说,净界是到达天堂必经的磨难,此地灵魂虽与地狱孽魂犯有同样罪过,但因其有悔过之心,已得到上帝宽赦,命他们在净界里修炼,忏悔洗过。

 净界山形似金字塔,最高层便是山顶的“人间乐园”,因四面种满血红枫树得名枫鬼阁,我们七个便生活在这个足下皆恶鬼,而头顶是遥不可及天国的地方,做着与人界交换爱恨与生命的工作,神说,只要人间还存在着爱与恨,交易就永远有效,契约则永无止息。

                                                                                                                                                                                                                       ——楔子

“小七,有工作了。”四谛一身清洒玄衫站在房门外,温乎如莹的轻叩门扉三下。便有一只略嫌冰凉的手拍了拍他的肩,声音清越飘渺:“四哥。”红衣墨发的娇颜少女出现在身后,看见四谛仍面容清淡,不免显出恶作剧未得逞的失望之色,“四哥,我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你可是被吓到了呢?”

“但这并不代表你第一百零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我仍然会被吓到。”四谛的眸光流转在刘海半遮半掩下璀璨如钻,“小七,你不懂有个词叫做习以为常么。”他抬手揉一揉少女的头发,“一笑哥说,这次主要由你和契约人接触。”

“?”少女挑眉。

“因为这次的契约人是一个中学生。”所以由外貌年龄最小的自己与对方接触会比较方便,弥繁七闻弦歌而知雅意。

“那我们去一笑哥那。”言罢便如一阵风般消失不见,只扫下园中一片染血枫叶静静飘落在地:“这孩子,还是这样的急性子呢。”四谛笑了笑,紧随其后。

……

两人穿过一整片枫林,绕过假山池沼,推开茶室的门。

正中的红木贝雕屏风掩映出影绰的数人,沉香熏衣,苦雪烹茶,正是每次出发工作前常做的事。

一笑殊袍服雪白,黑发如瀑,侧身垂睫将紫砂壶中的茶水均匀斟到每人的闻香杯中,壁龛旁一把琴自弹自唱,一曲弦音,几度悠长。墓五和六律真敛服坐在一笑殊对面的茶席上,

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呢:“无二哥呢?”

墓五满足的闻了闻茶香,才偏过头来告诉弥繁七:“他先去契约人那里了。”所谓的踩点。

众人皆用食指和拇指扶着闻香杯,中指则托着杯底鉴赏茶汤,举动之间完全是被一笑殊训练有素的优雅。

大家都知道,一笑殊在茶道礼仪方面极尽严苛,在他面前还是守着规矩方为正道。连六律真这样出身饕餮之徒,也不敢在礼仪方面有任何怠慢。

其实当年的一笑殊,事事皆律人律己,无论起居坐卧若被看到疏漏,必定会领教他如冰刃的锋利眼神和让人欲哭无泪的毒舌功力。

幸而这些年他改变不少,对大家的要求也没有当初那么严苛,只是对自己仍然力臻完美近乎偏执。

记得六律真曾说,明明都是妖,为何一笑殊总有一股仙韵,想来便源于此。

他是个投错妖胎的谪仙人。

四谛和弥繁七乖乖坐在一笑殊的顺手席上,闻香,赏色,品茶,回味,谢茶,一一按步骤做完,然后帮着一笑殊清洗茶具。

弥繁七小心翼翼捧着一个个类玉越窑茶杯放进锦盒,生怕不小心磕着碰着它了,犹记当年六律真一时失手打碎一个哥窑茶海后一笑殊那句:“这个月枫鬼阁的清扫工作你来负责好了。”俗语尝言: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墓五将桌几擦好,铺上百花图桌布,六律真取来契约书,一笑殊撤下那尊装了沉香的灰色陶莲花香炉,另取小巧玲珑的米黄色釉彩博山香炉,并撒上新的云木香,让烟气从香炉上的四个镂空小洞中飘逸而出。于是茶室变成了会议室。

然后他不咸不淡撇了一眼壁龛旁貌似被遗忘了的正在弹奏的琴。

琴身散出浅绿色萤光,变成身着冰蓝织锦的美貌青年,仿佛松了一口气般过来坐在了四谛旁边。

“弦三叹,你的惩罚还没结束,这个月之内除了工作,不许恢复人形。”一笑殊再不看他一眼,而是对其他人说:“把你们的记录之书都拿出来,六律真,别告诉我又弄丢了。”

所谓记录之书是净界的灵异之书,共有七本,也就是大家人手一份,主要用来记录契约人的资料,交易内容和进度。七人的记录之书大体内容相同,只要一个人在书中写了什么文字,其他的七人记录之书中也会显现相同的文字,所以哪怕只有一个人去人界工作,其他人也能很清楚了解他的工作内容和进程。

“我……我已经找回来了啦,以后一定都用隐形魔法随身携带。”六律真小声回答。

一笑殊寒若秋水的眸子扫了他一眼:“下次再弄丢了,你也不用去找,把其他人的记录之书重新再抄一份好了。”几百年的契约人名单,你就慢慢抄。

“一笑哥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四谛和墓五咬耳朵。

“你不知道么?昨天晚上弦三叹的琴音把净界下头的恶灵之首召过来了,竟然突破了结界差点把屋子给拆了。”墓五轻声回答。

“不知道啊,我睡得挺香的。”四谛笑的没心没肺。

“你就这样下去吧,总有一天睡着睡着自己也就被拆了。”墓五没好气嗔他。

“就是啊,我们昨晚击退恶灵军团,又重新加固净界下面的封印,打得轰轰烈烈的,你竟然都没醒?”弥繁七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们难道不了解我么?我睡觉之前一定要在屋子周围施咒,屏蔽一切声音干扰的。”四谛若无其事。

“你们看吧,我就说他一定施了咒语会周公去了,要不怎么没来帮忙击退恶灵?”六律真眨眨眼,笑容妩媚。

“他就算醒着,也绝对是懒得出手帮忙好吧。”墓五一脸“四谛有多懒你还不知道”的表情。

“你们聊完了没?”一笑殊清冷的声音幽幽传来。

……众人低头装乖孩子。

“哦,看上去是聊完了?那好,现在轮到我说了啊。在讨论这次的工作分配之前,你们记住弦三叹的教训,不要想着没有恶灵敢上枫鬼阁来啊,就算来了也一定是手下败将啊等等,下次你们谁再给我惹这种事,引了哪个妖怪来,就搬过去和哪个妖怪住一起好了。”

……众人继续低头装乖孩子,腹诽心谤:“一笑哥果然不是人啊不是人。”

“好了,现在来讨论一下工作的事情。”一笑殊用眼神示意每个人将自己的记录之书放在桌上并翻到最新记录的一页,“阙无二在去人界之前,我通过他的原形云外镜,已经看到了本次契约人,并且收集了一些资料。”

“靖燕,17岁,就读B市第四高中二年级7班,父母都是普通的公务员,她在班级也是半透明的普通人。但她却是怀着强烈恨意登陆网店的,希望把同校高三年级5班的男生沛函送入地狱。”

一笑殊拿出一叠资料分发给每个人。

“哦,靖燕,就是这个女孩子吧?”墓五指着资料照片中戴着眼镜的双辫女孩,个头不算高挑,圆脸略微黧黑,脸颊上甚至还有几点雀斑,是个放在人群中就会被立刻吞没,再也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很奇怪呢。”墓五食指轻敲照片,神色费解,“这么普通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滔天汹涌的恨意,足够让她登陆网店呢?”

六律真媚笑道:“你还没看到她登陆之后的交易留言吧?‘沛函,一生被恶灵附体,魂魄游离,厄运,疾病,灾难缠身,无法解脱,得不到幸福,我天天都会诅咒你去死,你一定会下地狱。’”

六律真的声音本来就比较中性,还带着点甜甜腻腻的娃娃音把这段留言念出来,感觉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墓五打了个寒颤:“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不出来这样平凡的小女孩会用这么恶毒的言语诅咒他人。”

弥繁七在自己的记录之书上用红笔写下契约人靖燕以及简要的契约内容,红笔代表待定的新的契约人,记录之书上还有黑色和金色的笔迹,黑色是最常见的,表示怀有深切恨意登陆网店并完成契约的人。而金色在每个人的记录之书中都相对稀少,代表的是怀有深爱登陆网店并且完成契约的人。在契约完成后,红色的笔迹会根据契约情况自己转变为黑或金色,而倘或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使得契约被迫终止,就会一直停留在红色的阶段,宛若凝固的血痂。

“咦?靖燕希望拖下地狱的沛函,是个挺好看的男孩子呢。”墓五继续在资料里翻捡,将照片递给弥繁七看。

照片抓拍在运动场上,唇红齿白的少年郎,戴着棒球帽,敞开的运动服衣领露出白色衬衫,阳光照在他身上,有种暖洋洋的秀丽迷人。

“是不是由爱生恨啊?”六律真发挥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告白什么的被公开拒绝之后,看到对方和别的女生在一起心生恨意,然后就顺理成章登陆网店。”

一笑殊眼神幽邃:“沛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非常受欢迎,的确是被告白过很多次,但是,据我和无二的观察,他和靖燕完全没有过交集,甚至可能,沛函并不认识这个想让他下地狱的女生。”

“很有趣啊。”弥繁七饶有兴味的笑笑,“对并不认识自己的人心怀浓重恨意,甚至希望对方下地狱,这次的工作好像蛮好玩的。”

“所以准备出发吧。”六律真优雅的伸了一个懒腰,“这一次又要入学读书呢,的确挺有意思的。”

“我到靖燕的班级去,六六呢,就去沛函的班里。”弥繁七说,“至于一笑哥你们么,自己想办法到学校里去咯,反正也很容易。”

她之所以说很容易,是因为七人自从多年前开始工作,就具备了可以让陌生人将自己“错认”成熟悉的人的能力,而在每一个契约结束后,也会很自然的再由熟悉的人被“错认”成陌生人。拥有这种能力既不会暴露身份,也能使工作方便很多。

“那好吧,我去收拾衣服,大家人界再见咯。”墓五说完便席卷一堆资料准备玩消失。

“你给我站住,我还有话没说完。”一笑殊拦下她。

“你们还是要提高警惕,万一有什么蛰伏的恶灵或者妖兽的,尽量不在人界和他们发生冲突,免费送上门去给人家当午餐……。”一笑殊仍然是刀子嘴豆腐心:“到了人界主动给大家联系,先汇合然后再行动知道么?”

“知道了,一笑哥。”这是弦三叹最乖的回答。

“你每次工作之前都说一遍诶。”这是四谛有点小不耐烦。

“又不是第一次去工作,哥你就不要杞人忧天啦。”这是墓五。

“妖兽不会吃我的啦,我不吃他就不错了。”这是六律真。

“我替你抓一只妖兽回来煮了吃,需要么,哥?”弥繁七习惯性装无辜舔舔唇。

……

“不用,如有需要,我煮了你吃就好。”一笑殊面瘫的表情,对他们挥挥手,众人立刻作鸟兽散。然后他重新换了一件水芙色衣衫,坐回茶室的壁龛旁,点燃三支香祈拜,默念三遍“一家平安”,这才开始收拾行装。人界,又要去了啊。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