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Old & New

 

Old & New - HalleLujah - VOld & New - HalleLujah - V 

 

Old & New - HalleLujah - VOld & New - HalleLujah - V

 

百度百科了一下学校的英文名“NO.1 Middle School attached to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翻译的很有爱,不过还是喜欢叫它HY。

抓紧八月之末,26号去的HY,27号开始军训,其实这一届的新生已经相对来说很不“遭虐”了。因为军训只有4天,加上会操也才五天,不像前两届整整一个星期,平均气温也才32°,没有传说中35°艳阳下的爆烤。

但总觉得,还是挺苦的啊。

晒得超黑,以至于被很多高二的diehard follows笑得不行,连声说小V你毁了啊毁了。

郁闷额。

所以最近是拼命吃苹果美白过来。但总觉得有点事倍功半。

HY真的是轻松的过分,其实早上六点多起来,晚上十一点才能睡着并不轻松的,但是课真的算少。

早上七点多开始上五节课,每节课40分钟,下午两节课,随后是一个小时大自习,然后吃晚饭,洗漱,六点半两节晚自习到十点。

说是自习,真的就是自习,老师很少来管,完全由自己来支配时间,倘或不自觉的学生,恐怕很快能relax到玩物丧志。

所谓的“把方法教给学生,把时间还给学生”,也只有HY做得这么彻底。

果然和当年在WL被老师逼着“头悬梁,锥刺股”是截然不同的,虽然都是监狱,但HY似乎可以轻松“越狱”。

军训没白过,真的是比别人更苦,因为我加入了学校的国旗班,双倍甚至三倍的训练强度,别人在教室里晚自习听歌看书的时候,我们在暮云合璧的路灯下挥洒流畅的军体拳。

说到这次军训加入国旗班,学习一套国旗班特别会操的军体拳,的确是很有feel,苦也吃得很值得。

然后是入学摸底考,一个星期的课,在夜里听着Evanescence天籁般的高昂女声,和陌生室友发短信的按键声,沉入睡眠。

很自然,遇到一群一群old friends,多数是高二的,甚至还有高三的。

他们还都是那样拥抱我,对我笑,和过去一样,熟悉而陌生。

说小V啊,你晒黑了,也长大了。

然后回家,流水账。我知道我在写流水账。

这三天的节假日,彦彦曾发短信来调侃,说第一天感谢老师,第二天感谢拉登,第三天感谢嫦娥。

但今晚仍然要六点半回校晚自习,算着路上的时间,四点多就该出发。

真的是,仍然舍不得家,明明装作不在意的,却仍然放不下,有点突然的湿了眼眶的,家。

我说,HY啊,这三年要好好的过。

拒绝了学生会或者团委或者社团联的竞选,却想去文学社。

权衡了半天,在极品美人众多的coser,或美工强大的文艺社和单纯的文学社之间,选择了后者。

因为想,好好地,心无旁骛的写点东西,碰到知己,一起心无旁骛的,好好地,书写文字,友谊,成长。

没有爱情,不会有爱情。

这三年,不能有逾越,超过友谊的爱情。

我玩不起了。

要有目标,每个老师都这么说。

所以定一个,最长远的,三年后高考的目标。

第二志愿,是上海复旦中文系,第一志愿,我想去港大。

知道很难,但是我会很拼,不是说过HY的学生,都有满身的傲气和值得骄傲的资本么。

想做当之无愧的HY人。

他们说,也只有北大的学子会自豪的说我们是北大人。

而高中里头,也只有HY的学子敢自豪的称我们是HY人。当之无愧的。

依然那句话,今天我以HY为荣,明天HY将以我为荣。

目标很明确,我当然是选文科的,虽然其实文科来说,WX的高中更重文,HY则偏理。

但既然来了这个学校,就要相信它,也相信自己。

语数外,各150分,然后历史,政治,地理各100分。

虽然高一不得不仍然继续混着理化生,不过很快高二可以分班,也可以更用心的更明确的学文。

(啊啊啊,曾和朋友吐槽,我学理就没救啦……严重的,非常的,彻底的偏科综合症。)

“语文>128,数学>130,英语>135,历史>90,政治>90,地理>85。”

至少要这样的分,才有一点点可以竞争的可能性,我知道很难,很难,非常难,但我要好好地,我必须好好的,但我要拼命的, 我必须拼命的学。

这个学校里,成绩不好的人,会被鄙夷到地底。连你自己,都不会再认同自己。

成绩好的,优秀的,人中龙凤的,才能算是普通的学生。仅仅算普通的,因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知道有好几届的学长学姐,750的调考甚至高考,他们可以考680甚至690,这才是港大要的,我差得很远,但仍然不能服输。

还有三年,才刚开始,怎么能先认输??

所以最主要的,是数学,数学不能垮,数学要再上一个台阶,再一个。

我只是平行班,班里就已经有各省各市区各县城里前三名甚至状元的十来个专县生。

而理科实验班,人文实验班,每次的年级前三百排名,几乎被他们占走一大半。

可我们都知道,不到年级前三百,要去顶尖的学府,就是天方夜谭。

我不是最优秀的,成绩最好的,进来之前就知道的。

但是我要力求是最刻苦的,虽然对生性惫懒的我,这一点很难,尤其是坚持刻苦更难。

但还是要坚持。

那天发教师节短信,徐老师回给我“要加油,但不要加满!”

对得起自己,不要白来HY一趟。

Old & New,一墙之隔。

Failure & Succeed,一线之间。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