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尹知禾(small part)

  尹知禾(small part) - 清禾 - V

 

 

   ————————————尹知禾专属化妆间内————————————

清晨,六时。

专属的妆发师为了让尹知禾的头发更蓬松,显得脸型更小,一面玩命吹着他的发根,一面对妆发助理说:“把知禾两颊的粉底加深,脖子也要扑蜜粉。”

像尹知禾这样的天王级明星,在宣传期通告时身边一般有一个御用妆发师带妆发助理。

而今天为了尹知禾迈向国际的重要电影试镜,本该两个妆发师带着两个助理齐齐上阵,但不幸的是原本的御用妆发师助理有要紧事来不了,只带了一个普通妆发师的试用助理。这个小助理是叫“小雅”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平时除了帮妆发师的忙,就热衷于在后台聊娱乐八卦,可以算尹知禾幕后团队的活宝。

小雅听妆发师的吩咐在尹知禾两颊凹处涂深色粉底,然后用小海绵将蜜粉从脸到脖子扩散,突然就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声叫起来:“啊,尹天王昨晚一定和女朋友在一起吧。”

尹知禾有些不解得看向她,小雅脸上闪过一抹红晕,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尹天王,你的脖子上都是吻痕呢。”

正在给尹知禾弄头发的妆发师殊杰差点将吹风机砸在他脸上,旁边的经纪人和公关更用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看向小雅。

小雅仍然不明所以继续说:“今天尹天王的服装是不是要换成高领的呀?这么多吻痕怎么遮得住么,还有咬痕……好像都不只是脖子上呢……尹天王,你女朋友是谁啊,也下手太狠了吧?”

经纪人欣赏了一下尹知禾难得的尴尬表情,才过去解围:“咳咳……小雅啊,你就给他先把脸上的妆画好么,脖子的事情……呃,这个等会儿殊杰会想办法的啦……”

而内心则腹谤,尹知禾虽贵为天王,但只要他在顾总的“后宫”,想都别想找女朋友,加上除了顾总,也没有第二个人敢在他身上留下这么多的“爱”的痕迹啊。而旁边的妆发师则腹谤,刚才尹知禾一进门自己就看到了,只不过这种事情实在不好开口,也不知道这个小雅是心直口快还是别的,一股脑儿倒出来,愣是把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尹知禾弄的这么尴尬,也真是有本事。

虽然妆发师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却仍维持近乎“面瘫”的表情对小雅说:“今天的衣服是为了拍戏准备的,绝对没法换成高领。找点消肿去淤的软膏来给知禾抹上,然后用肤色修正液,用项链,能用的都用上,该遮的都遮住。”

“没错,一定不能让媒体拍到,更不能让试镜的评审专家看到,马上就去想办法。”经纪人一本正经的揶揄完,那边的小雅就再也憋不住的笑了。

尹知禾(small part) - 清禾 - V

——————————————尹知禾————————————————

影视歌三栖天王尹知禾的不雅照片在网络上迅速传播着,照片中的尹知禾躺在复古的欧洲四柱床上,灯影憧憧,愈见他红唇娇艳,眼底含雾,衣衫半敞的模样极尽的柔顺乖巧,裸露在外的大片凝脂肌肤上有明显的青紫咬痕,一只修长白皙过分的手揽住他的腰,整张照片香艳旖旎,虽不太露骨,却足够让人明晰他们在做什么,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问:“是不是真的啊?”

“没想到尹天王会这么浪荡啊,举手投足都是滋味。”

“所谓天王,还不是潜规则下的走狗。”

“八一八啊,另一个人是男是女呢?光看那只手分不清呢。”

也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问:“是PS的么?。”

“有人借着天王炒作吧。”

“尹天王平时看上去很出尘脱俗呢,这照片是造假的吧。”

当然更多的是尹知禾的粉丝和anti之间无休止的掐架。

只是因为一张照片,绯闻,爆吧,便闹得沸沸扬扬。

发帖的匿名人士声称,不久后会再次发布更多照片和视频资料,没有什么文采的干瘪叙述语,反倒让愈来愈多的人相信这是真的。

……

“一张照片就能让媒体炒作成这样,养你们危机公关部是干什么用的?”顾景芫依然是冷艳高贵的模样,声音也是不疾不徐,但眉眼间已见恼色。

“请顾总谅解,我们已尽最大努力在处理,要求论坛管理人删除了原帖,可是照片传的太快,再删也没有多大意义,下一步能做的,就是找出发帖人,如果他手中真的还有其他的照片和视频,更加over的发出去,就不好收拾了。”危机公关部部长面若寒噤。

“你说的这些,我会不知道么?”顾景芫狠狠将面前的茶水泼过去,“你跟我在这里说下一步要做什么,没做到会怎么样,你很闲么?有时间和我说不知道赶紧处理么?什么叫做如果更加over的发出去就不好收拾了?现在的照片还不够over么?我只给你一个星期,把这件事情初步平息掉,如果做不到,那么从你这个部长开始,一个一个给我递辞呈。”

“阿景……你消消气,别着急。”阮筱永远是笑着打圆场的,将自己的茶杯放到她面前,“想要怎么泼他们都成,不过现在也不是你生气的时候么,尹知禾是个艺人,出道五年了从没有过绯闻本来也就不正常,适当的出一点绯闻,提高一些知名度也没关系的。”

顾景芫没应答阮筱的话,旁边的徐亚矢和段笠守也不好再插话了,如果换做普通的艺人,四个老总当然不会齐聚一堂,但这次出事的是公司的当家天王,尹知禾一向是以健康积极的形象宣传的,类似艳照的绯闻出在他身上,公司自然要重视。

“Fred,你那边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段笠守转了方向。

“公司自己的侦探社已经动员最好的人手,关于发帖人的地点已经确定,可惜是在社区的一家网吧发的,我掉来了他们网吧的监控录像,正在着人对发帖时段所有进网吧的人员进行排查,今天下班之前就会拿出结果。”Fred倒是应对从容。

“总算有会办事的人了。”顾景芫扫了一眼危机公关部部长,面色讥嘲,“整个危机公关部的人,比不上我的一个总裁助手效率高,还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真是了不起啊。”

她顿了顿,又说:“你们和Fred联系的侦探社互相配合,还是刚才那句话,一个星期之内,将事态初步平息,尹知禾的专辑将要面世,宣传和企划都要跟上进度,不要被这件事情影响,适当的一点绯闻虽然有助知名度,但这类的绯闻绝对不许再出,听明白了没有?”

“是。”

“最后一件事。”段笠守本来一直捧着Ipad2浏览网络信息,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尹知禾身边所有的人,无论是经纪人,助理,妆发师,公关,执行,宣传,还是企划,包括开车的司机,无论是资历老的还是实习生,一个小时之内全部集合到这个会议室来。”

“我们来玩抓内鬼的游戏。”段笠守看看顾景芫,笑颜如灼盛开。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