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顾仪夫的自白

  顾仪夫的自白 - 清禾 - V(顾仪夫)

顾仪夫的自白

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纵横见血的商场三十年,十有九胜。

但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的父亲。

不是女儿不好,而是她太好了些。

芫芫的母亲走的早,从小我就又当爹又当妈,生怕管家和佣人照看不周,那孩子又喜欢旅游,所以我到各地谈判多半带着她去,我不舍得她长途奔波,她七岁生日,我就送了她一架私人飞机和游艇,钱对我不是问题,女儿过得快活舒心,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宠她,竭尽所能的宠。

我保护她,把她像皇室的那些公主一样呵护,有过之而无不及。

读最好的私立贵族学校,是怕她会不合群,在外头受欺负。甚至她每一任的老师,我都一一请来家里做客。我入股学校的董事会,百般嘱咐校长,只要她开心,闯什么祸我都不在乎。

芫芫是个太争气的孩子,从小学习很自觉,没让我操过半分心,大学她去了普林斯顿商学院,我立时在人口密度最高的新泽西州郊外给她买了一幢别墅,让从小照顾她的管家、佣人跟着去那边,确保她衣食无忧。即便再忙,最多每半个月,我也要去看看她。

我知道明佥羽和我们顾家的世仇,但芫芫那样喜欢他,我只能用尽一切方法不让她知道真相,每次她挽着我坐在沙发上,带着那么甜蜜的小女儿的笑容,和我讲明佥羽怎样怎样好,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舍得破坏?

但纸包不住火,明佥羽的背叛,给了芫芫无法预计的致命一击,她在分手后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每天除了阿筱、阿守和亚矢之外哪个朋友也不见。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她突然跟我说要嫁人了。

但,我却没办法让芫芫和自己完全不爱的人结婚啊,我反对,却又没有立场,那时阿筱和我说:“伯父,我们不能让芫芫为了明佥羽痛苦一辈子,我们都知道,杨玘遥真心爱她,芫芫和杨玘遥在一起,一如既往被疼爱被呵护,对她来说未必不好。”

是啊,我想,她主动提出嫁给杨玘遥,力争摆脱过去,我除了尽心替她操办一个最盛大的婚礼,还能做些什么呢?

千不该万不该,明佥羽死了,在我的小外孙女杨霁北刚满百天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意识到,芫芫无止无息的那种痛苦,要来了。

果然,她和杨玘遥分了居,先是搬回家待了一段时间,便说公司事情忙要搬出去住。

从小她就是个很特别的孩子,娱乐圈那种地方的浑水,她偏偏喜欢淌。

我只是顺着她,我只想她快活。

我想着,也许她忙着工作,便会让痛苦随着时间慢慢消逝。

我没想到她太厉害了,正经的操持公事后,将阮、段、徐以及我们顾家四家娱乐公司合并,五六年便成了娱乐帝国。我抱在怀里嬉笑天真的小女儿,成了较我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娱乐女皇,叱咤风云,从容优雅。

然而,就是在这样看不见的腥风血雨的历练里,芫芫变了。

很多人不止一次明里暗里告诉我,要管管女儿了。

我听很多人都说,我的女儿顾景芫,新生代的娱乐女皇,收了一个庞大的男色后宫!!将信将疑去问阿筱他们,得到几乎相同的三个回答:“阿景只是玩一玩,您就让她玩吧,这总比当初要好……。”

当初呵?当初嚒?

我何尝不明白“当初”这二字的含义。

但我也不能让女儿如此糟蹋自己??

我又气又急又怒,尔后是无奈的装聋作哑。

我毕生夙愿只是女儿平安、健康、快活。

可是如今呢?

她真的快活么???

我觉得自己犯了无法弥补的大错,是我从小的溺爱,害了她么???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