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 清禾 - V顾景芫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 清禾 - V

 裴倾/沈易风

裴倾番外——倾之天下,郎艳独绝

18岁那年的天很蓝,我遇上沈易风。

我是沈懿娱乐的练习生,他是太子爷。

其实我最初并不是Gay,只因那个男人太耀眼,光芒四射,是彼时极度不自信的我一直期待变成的模样,况且18岁还懵懵懂懂,把一点好感当作爱情。到了我真正爱上他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沧海桑田。

在这圈子里Gay是见怪不怪的寻常事,别人反都说我运气好,能够攀上太子爷一步登天,其实只有我自己清楚,有多么的高处不胜寒。

每次在他身下呻吟喘息,彼此身体漫相厮连,契合无隙时,我总感到无法控制的害怕,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他,会失去在这个圈子里所拥有的一切。

我从没让他给过我什么帮助,但却还是能感觉到身边的很多通融和便利是他的缘故,我爱那个男人,无关地位名利,但没人相信,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即便他也总口口声声说多么爱我。

这样不被世俗容忍,又与潜规则这样敏感词汇纠缠不清的爱情,把我从18岁之后的天,变成灰色。

跟他在一起三年后,我还只是圈内二线男歌手,有着一批固定粉丝,但专辑始终销量平平,简单的用成语来形容,就是“半红不黑”。一次工作契机和Double M尹天王会面,他不过比我早出道一年,却早早在圈内封王,摘取影帝桂冠,更往三栖巨腕的方向发展。

通告后大家一起去吃宵夜,尹天王亲切温和,毫无架子,很快就让一片人都心生好感。吃到一半他手机响起,看看号码却顷刻间变了脸色,走出门去接,回来后便赔罪告辞。

此后我默默喝酒,不发一言,只因我方才和尹天王坐得近,看见他手机的来电显示。

“顾总”两个字便可解释他反常的一切。

圈子里有很多公开的秘密,Double M的顾总便是绝好的例子,父亲是金融大鳄,母家则是政界和军界的名门望族,官N代的富家女,从普林斯顿商学院留学归来,然后与三位世交一起踏入娱乐圈,他们接管父辈的事业,将四家在圈中都有广大人脉的娱乐公司合而为一,更名为Double M,短短五年创造娱乐帝国,被人称为“娱乐圈女皇”。

沈易风曾带着警告的口吻告诫过我,说顾景芫虽然事业有成,但在感情上却是风流放荡令人发指,即便结了婚她明目张胆的收男色后宫,但凡她看上的男人就一定会搞到手。

而即便红到如日中天的尹天王,也只是她弱水三千皆取得其中一瓢罢了。大家都知道,可是谁也不会拿到场面上来说,依然有综艺主持在节目里强调尹天王是单身,好让更多的少女来飞蛾扑火。

同样的道理,大家都知道,我是沈懿娱乐皇太子男宠,但谁也不会去点破,依然会有知情的记者认真问我“喜欢的女生类型”。

看到尹知禾的反常和惊惧,我只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贵为天王,却还要向人服从,被人潜规则?

几个月以后一次颁奖典礼我初见顾总,顷刻间便明白,平素眼高于顶的沈易风,却对她无比忌惮小心谨慎的缘由。

那是个太过美丽也太过可怕的女人。娱乐圈女皇这个称号,非她莫属。

平素我与沈易风无话不谈,但关于认识顾总的一切我却选择了隐瞒。

因为顾总第一次见我,便一针见血道破我与沈易风的心结。

她说:“你是难得的好歌者,但却总唱些不适合自己的烂俗歌曲,不知道是你们沈总收不到好歌,还是他怕捧红了你会管不住??因为一己私欲而有意耽误艺人前途,倒真像沈懿娱乐的作风!”

起初我担心她有所图谋,但与她越走越近后,她却从未越轨半分。

因为沈易风的多疑,别说男性,我就连一个女性朋友也没有,认识顾总后我生活中才终于有了除沈易风外正常的社交,她介绍我看最新的美剧,带我去郊区踏青减压,在农家田里摘草莓。她不像沈易风是个纯粹的商人,在把每个音符变成钞票的同时,也懂得把它们组合起来欣赏。看歌舞剧,听钢琴会,她相当内行。就连吃饭她也不像沈易风一味的选择那些昂贵餐厅,她可以穿着Gucci风衣去偏僻的上海老巷弄吃地道的粥菜,她奢侈但不浮华,低调又高贵。

我并没有刻意对比,但无论是沈懿娱乐对Double M的望尘莫及,还是沈易风本人的生活品质与她相较像暴发户,都让我无法不对顾总产生好感。我曾担心瞒不住沈易风,但顾总却笑笑道:“你放心,交给我。”她不想人知道的事,没人会多置喙半句,只因她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顾女王。

我23岁那年勉强跻身一线,其中辛酸苦楚,却也无法对枕边的爱人倾诉。

一日通告后顾总约我见面,晚上十一点多,地点还是酒店,我本要拒绝,但她在电话那端语气从容:“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我认为你有权知道,来不来随便你。”去了指定地点,顾总让我进去她总统套房,然后平静打开电脑让我看酒店的监控录像,画面上一对男女赤身交缠,那男人的脸再熟悉不过,与人缠绵的姿态亦如同我一般。

我打给他,电脑屏幕上的男人从情欲里清醒过来,下床拿起手机接听:“阿倾,我加班呢,今天不回来了。”不容我说半个字,他迅速挂上电话,再次爬上床。我无力得坐在地毯上,得到一切,然后失去,如此简单。

顾总平静的告诉我那个女子的家世,说他们是世交,在我之前便曾经谈过恋爱,后来因为大学选择的学校在不同的国家才选择分手。而早在一年前那女子便回了国,与沈易风断断续续的交往,上床也变得顺理成章?!

我知道沈易风取向是双性,我也知道他跟我在一起时也陆续的和不少名流有暧昧,但是我满心以为在他心中自己的地位无可取代,所以我选择刻意的逃避忽略。

却忘了,第一,我是个艺人,他是我的老板。第二,我们都是男人。

他跟我在一起,喜欢的是冲破禁忌的刺激感还是彼此拥抱的温馨感?他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爱上的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人?

    那一夜,顾总过来吻我的时候,唇上微微带着酒气,我却并没有拒绝,因为我的爱人便在这家酒店,不远的房间里和另一个女子缠绵。但顾总却没有继续,她说:“裴裴,我不要你意气用事的跟我,我要你心甘情愿。”

翌日的娱乐版面上,出现了大红喜字覆压的“盛况”。

“沈懿娱乐与齐氏家族共结秦晋之好指日可待”

“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娱乐圈的星光童话?”

……

“沈懿娱乐皇太子未婚妻曝光,成熟知性名门齐家千金!”

“沈懿娱乐皇太子转型做新好男人,未婚妻遭众名媛羡慕。”

……

我坐在化妆间里准备通告,看着刺眼的加粗的红色标题,和那么多登在头版的照片下写着记者们少有的“良善”祝福。

有他们手牵手骑马的,有他们共举香槟庆生的,有她靠着他的肩看电影首映的,有他细心的替她整理衣饰的,甚至还有两家的父母同桌而坐,其乐融融的……

助理和经纪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女孩,坐在一起讨论那位齐小姐的首饰和跑车的品牌。满脸洋溢着的欣羡几乎将我刺瞎。

偏偏我连公开和人争的资格也没有。

他要有门当户对的妻,我只剩孤单孑然的影。

“梦醒,雾散,只剩下真实,那是千帆过后的沉寂。”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