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人生若只如初见——黛昙殇

      

 

人生若只如初见——黛昙殇 - 清禾 - V

 

人生若只如初见——黛昙殇 - 清禾 - V

 

人生若只如初见——黛昙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异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初见黛昙殇时,萧紫藤不过豆蔻华年。

    他是扬州盐商的小公子,生来锦衣玉食,琴棋书画诗酒茶样样不输人去,自有一股清贵傲气纵横眉间,高雅如在云之彼端不可攀附。

萧紫藤那时正和天卿瑕相知相恋如火如荼,故而对黛昙殇只是惊艳其品貌才气,权作知音好友结交,未尝有过异样心思。

天卿瑕自幼长于深宫,养于妇人手,虽然是天皇贵胄,却不似寻常皇子气宇轩昂,反倒是悲天悯人,忧国忧民为己任。他生性阴柔,不自觉将剔透玲珑的眉眼染上妩媚缱绻。而黛昙殇虽然也是金枝玉叶的小公子,但从小随父亲游山玩水,七八岁便趴在父亲案头看着黛家几乎垄断整个江南的商业操作,未及十岁已陆续接手了诸多家族事宜,性格里早早有了不符同龄人的沉稳从容,正和幼年丧父失母,靠着仇恨滋养春华的萧紫藤一般心智深沉晦涩。

权谋之术是每个皇族子弟多少要学习用于自保的能力,天卿瑕虽也是极为通透用权用计之人,但在萧紫藤的强势面前总不自觉的顺从依附。而黛昙殇却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雪玉脸容趁着傲气矜贵的冰冷瞳仁,富贵而且疏离。他与萧紫藤恰恰棋逢对手,一见之下便都存着较量的心思。

暗间、心术、毒蛊、杀戮……这些天卿瑕不愿也不屑于沾染的东西,却让黛昙殇运用自如,和萧紫藤不相上下。

于是,大感相见恨晚,引为刎颈之交。

直至天卿瑕背叛,萧紫藤眼睁睁看他走向不归之途却不得救,黛氏接而卖国求荣,做起别国的军械、毒品走私生意。萧紫藤一道口谕,诛杀他黛氏上下三百多口,只留下黛昙殇一条性命,却一改平素风清月朗,要他入府为男宠。

十五岁的小公子,在不屈服后于公主府地陵服下蛊毒,自此废了武功,日夜受虫蛊折磨。坚持一年未曾认输,却在上元日萧紫藤来看他,为躲避而装睡时,听到生不如死的“真相”。

原来父亲并不像他所认为的是被萧紫藤陷于不义,而是真的乱臣贼子,而他这一条命,是萧紫藤费尽心力在群臣力谏“斩草除根”时所保住的。

原来一年受毒蛊折磨,却不过是无谓可笑的坚持固执,于是他流着泪笑着对看守人说:“我答应”。

十六岁,在一个夜深露重的晚上,他被悄悄抬入公主府,罪臣之子,不能正大光明昭昭于天日。

十六岁,他把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给了下令诛杀父母的仇人。

”我父亲欠你萧家的,他用命还了。

  我欠你的,只有用这个身子和一辈子来还。”

那一夜,他躺在公主府紫徽宫最奢华的鸾帐里,躺在那个让他爱恨参半的尊贵女子的怀里,如是说。

偶尔他也会想,自己何其无耻,甘于委身仇人,甘于沦为禁脔,心安理得。

他恨毒了萧紫藤,一直想叫她血债血还,缺不料真正该还债的是自己。

她是少年时最好的知音,她下令诛杀他所有的亲族,却救了他的命,她用一年地陵活死人的光阴磨掉他满身傲气,然后她接他进府,百般温存,有求必应,那样的宠爱又叫人生生被包裹在轻暖羽缎内,明知鸩毒毙命,也愿一饮而尽。

千刀万剐,不敌温柔一笑。

何况他再不能是父母捧在手心呵护的小公子,他是乱臣贼子余孽,人人得而诛之后快,除了公主府,他无处容身。

曾经万万人上的矜贵小公子,如今不过是个以色事人的赞画男宠。

多少个夜晚,他静静侧躺看着身边女子安然的睡颜,没有平日里的凛然高贵,她睡着的时候是欺骗世人的温良无害。

渐渐的,就习惯了。

习惯了依偎在她怀里一起听着雨打芭蕉声,屋内沉香缭绕,他小声埋怨她翻书太快都没有看完,偷得浮生半日闲。

习惯了与她比诗论画,煮一盏雪顶含翠,茶汤汩汩香正浓,他与她相对而坐,执黑子白棋,她永远闲闲笑着,手下却棋风诡谲,步步紧逼,山雨欲来风满楼。

习惯了被她牵着手,松松绾着一个芙蓉望月髻,争着去看外头正好的月光,竹影逍遥随风舞,她嗔着说还不多加件衣裳,仔细着了风,一面拿了自己的鹤氅给他披上。

然而,情到浓时方转淡。

当她将一个又一个窈窕佳人陆续接近府来,当她在紫徽宫里宠着旁人后,黛昙殇一个人躺在流觞阁叠掩的冰凉翠衾里,心乱如麻。他想着这时候紫徽宫里那张他躺过无数次的紫檀床榻上,那说不清是冷情还是无心的女子,正抱着旁的人水月瑶台。不是吃味或嫉妒,只是一寸一寸的,幽冷了韶光静好,岁月和感情,都如鹤舞笙箫,良宴散去,杯盘狼藉,落寞自斟。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一秒,该多好。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浪淘沙》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