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沽酒绮罗生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全职高手][多人]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1

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

1. Moondance

从公墓回来的路上,一排战斗机呼啸着从叶修头顶飞过,掀起的大风吹得叶修睁不开眼。

起初战机组飞十字型编队,打头的是米格-31,僚机是鹰狮和歼16,米24-U压阵。随后,米格-31开始垂直爬升高度,接着翻转,再水平前进。紧接着,飞行编队分别散开,两架僚机——JAS-39鹰狮和歼16绕到米格-31左右两侧,调整一下飞行角度之后,转为45度角交叉飞行,渐渐超过米格-31的高度。米格-31再次加速,在鹰狮和歼16之间沿8字形路线飞行。最后,三架飞机一起急速下降,配合米24-U水平绕行一周,呈一字型缓缓降落。

“漂亮!”叶修手搭凉棚,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响指。仿佛回应他的赞美,米24-U风骚地横绕机群又飞了个小旋转,惹得叶修扑哧一笑,心说这教练机绝对是老魏飞的没跑了。

叶修掏出手机,给魏琛发了条短信:“这么快就带预备役飞编队了?牛逼啊。”

难得是个好天,叶修眯着眼睛,追逐着战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他想了想,又发了一句“都好好活着,死了就啥都没了”。

这次魏琛的反馈倒很快。还没等叶修收好手机,他的电话就过来了:“嘛呢你?发这么丧气的短信?”

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听起来魏琛也不是在发脾气。叶修想了想,问道:“今天结束得这么早?”

“老冯把人抓去做动员去了,我这也是刚开手机……哎呦我没听错吧?你这是关心后辈?不像你没有下限的风格啊叶神。咋突然想起来说这些?”

“刚从南山公墓回来。”叶修平静地说。

魏琛一愣。他拿下手机看了看日历,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这时候去看苏沐秋,有什么事?

“喂?喂?老魏你还在听么?”

“在,我在,”魏琛犹豫了一下,决定换个话题,“你拿到预备役上周的训练成绩了?”

“没,我让大眼先看,看完给我。怎么了?”

“那你怎么知道已经开始飞编队练配合的?”

“走路上看见的,”叶修掏出一根烟点上,深吸一口,“预备役就能有这种水平,不简单呐。米格-31谁飞的?”

魏琛“嘿嘿”笑了几声:“你猜。”

叶修把预备役飞行员的名单整个从脑海里梳理了一遍,这才慢慢地说:“好像这一批里综合评定最高的是高英杰吧……”

“拉倒,那小子已经是现役水准,早被大眼挖到三分队队了。算了不逗你,是卢瀚文。怎么样吃惊吧?吃惊就对了。老夫看上的苗子就没错过……”

叶修一笑,差点被烟呛到:“吹,接着吹,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下喻文州的故事?”

“哎有啥事不能回来说非要浪费我电话费,”魏琛连忙生硬地转移话题,“你坐的二号线?”

“是,怎么了?交通管制?”

“不是,中山公园的家乐福还开吧?给捎两条烟回来。”

“我靠,你哪来的配额?上星期你不是才买过么?”

“老夫和大孙打牌赢来的。”魏琛得意地说。

“我了个去,”心脏如叶修,此时也有点听不下去,“大孙你也坑,太没有下限了吧你?”

“呸,他不也是靠蹭张佳乐的配额混到现在的?再者还有楼氏集团那帮小子供着他,活得比我滋润多了。”魏琛很是愤愤不平。

“老魏,是我电话坏了吗?怎么闻着一股浓浓的酸味啊?”

“滚滚滚!”魏琛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

 

到虹桥机场的时候,魏琛已经好整以暇地在等着他了。

“烟呢烟呢,”一见叶修,他就急匆匆地迎上来伸出手,“快点,我的打火机已经饥渴难耐了。”

叶修扔了两条中南海给他。

“就这?”魏琛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叶修慢慢地摸出一包中华,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日,”魏琛伸手就要抢,可惜叶修手疾眼快,一把把烟揣进了裤兜,“私藏好货,没人性啊你,心忒脏了吧?”

“非常时期,有的抽就不错了,我这还是从老冯那顺的呢。”叶修笑呵呵地说。

魏琛“切”了一声,悻悻地往基地走去。

“就让我大老远给你送烟来的?老魏你不是这么无情吧?”叶修从他背后叫道。

“我就操了,大爷的你什么时候能别那么神机妙算?”魏琛冲他招招手,“来吧,今天才到的,来看个新鲜。”

仓库大门缓缓打开。见到机甲的一刹那,叶修不禁惊讶地“哟”了一声。

钛合金的机体迎着阳光,哑光的漆面折射出静谧的光彩。机身表面覆着藏蓝色的光能采集设备,据说阳光下充满电只需要五分钟。与之前的三代机甲相比,上身的重量和体积都有明显的减少,只在肩部增加了一组小型涡轮和一道侧翼。膝关节的设计明显比三代复杂许多,传动装置由齿轮改为轴承。脚部不再是履带,而采用镀铬钢板覆盖,之前想象过的为增加底盘稳定性而设置的增重部件并没有出现。不过,最显眼的还是背后悬挂的一把轻型激光炮,炮身细长,枪托处多了一个悬挂式武器匣,和肖时钦给他看过的概念模型差别不大。

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叹,气氛就被魏琛破坏了。

“君莫笑,”魏琛鄙夷地看着他,“怎么起这么酸的名字?打输了别笑话你?”

“上次环渤海战,哥九死一生给拿下了,老冯说现在发不出奖金,就把新机甲的命名交给我,”叶修蹲下身,仔细研究脚部的材料,“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多牛逼啊。”

“我怎么听着这么不吉利呢?”

“那是你俗。”叶修刚要掏烟,被魏琛拦住了。

“出去抽。”魏琛冲门外扬了扬下巴。

叶修点点头,走到门外点起烟:“去年三月交的设计图,这么快就做好了?”

“集全国之力,一年多才搞了这么一台,不容易了。”一闻到烟味,魏琛就有点把持不住,晃到叶修身边抽了几下鼻子。叶修一乐,故意吸了一大口,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哎我说你孙子……”

“没试驾呢吧?”叶修抽出根烟丢给他。

“我靠,这你还要问我?试驾可是大神您的专业,全军独一家。”魏琛接住烟,放在鼻子下贪婪地嗅着,舍不得点上。

“我来玩玩?”

“滚,动一下万把钱没了,上个月才跟张新杰申请的追加预算,让他知道钱都是这么花的非念死我不可。”

“模拟系统总有吧?”

“有是有,”魏琛犹豫着说,“不过没实战过,所以没法校正,数据肯定会有误差。”

“先试试呗。你有事没?没事开索克萨尔支援我。”

“我飞猛禽吧,”魏琛一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神经接驳扛不住了。上次陪预备役上去一次,失眠了两天。”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嚯,霸气啊,运行系统也改过了?”一进模拟机,叶修眼前一亮。

“必须啊,动力装置几乎全部重做,没见研发部去年年底没日没夜地加班?”魏琛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这次配的什么新大招?”

“下前下前拳。”

“老魏你多大了?”

“你懂个屁,这叫童心……诶卧槽,你怎么载舟山会战啊?”

“老冯总说舟山会战输是因为一枪穿云没参战,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叶修淡淡地说。

魏琛沉默了一会:“如果不是呢?”

“就跟老冯说,再多做几台机甲出来。”

“你狠。”

坚硬的神经感应装置附上他的后脑,一阵轻微的刺痛后,他听见冰冷的系统提示音:“神经系统接驳完成。驾驶员:叶修。编号:S1207037。机甲:君莫笑。战役:舟山会战。时间修正完成;火力修正完成……”

叶修闭上眼睛,渐渐适应着脑中轻微的眩晕感。再睁开眼事,全息画面已载入完毕,他正站在海岸边。飘渺的海面上,灰色的地平线若隐若现。

一架F-22A猛禽战机翻飞着靠近他。

“我是魏琛,现已就位,请指示。”

“10点钟方向,侦察范围三千米,角度60度,”叶修想了想,又说,“如有发现不要行动,及时回报。”

“收到。”

五台战斗机组成的机群向10点钟方向飞去。叶修看了看表,时间是早上5点27分。迷蒙的雾气渐渐从海上升起,能见度变得很低。他想了想,操纵着君莫笑躲在战壕后,启动变色龙隐蔽装置。机体藏蓝色的外壳渐渐变成与周围环境相仿的灰黄色,肉眼几乎无法辨识。叶修架起激光炮,炮口正对着10点钟方向。瞄准器里,隐约能看到战机群微小的影子。

“12,395方向发现敌方侦察部队,正对我方驱逐舰进行骚扰。完毕。”

“靠近威慑,扩大巡逻范围200米,不要开火。”

“收到。”

通讯器里不时传来各方情况的汇报。叶修打开地图,标记了出现敌军的点——目前看来,对方是从东南一线包围过来的。但是包围圈开得很松散,仿佛随便一击就能拉开一条口子,不知是陷阱,还是为了迂回等待后方的大部队跟上。叶修决定先行试探。

“机炮群火力往157,289压,二舰队所有歼击机去骚扰,不要恋战。”

很快他便收到了反馈:“157,289敌军撤退。请指示。”

“二舰队所有机群返航。重复一遍,二舰队所有机群返航。”

“明白。”

“319,377方位有战斗反应。一叶之秋与敌军接触。敌军后撤。请指示。”

“是孙翔?”没等叶修说话,魏琛先问道。

“你别占通讯频道。”

“演习而已,绷那么紧干嘛,”魏琛叹了口气,“年轻人啊,这么明显的陷阱也冲,太嫩了。要不要捞他?”

“先让他回撤吧,”叶修说完,对系统发布指示,“孙翔撤回,原地待命。”

孙翔置若罔闻。他率领着一支小队,像一枝离弦的箭,深深射入迷雾中的敌军部队,紧接着,刚才还在海上和叶修他们兜圈子的先头部队突然快速收紧,将孙翔的小队紧紧围在其中,不断蚕食着他们的战力。眼看着包围圈越缩越小,叶修暗暗叹了口气,对魏琛说:“飞行队不管了,看能不能把机甲捞回来。”

“为啥不放弃机甲?反正就一个人。”

“因为机甲造价高。”叶修答得很实在。

“一舰队的轰炸机和二舰队的截击机给我,你那给点火力压制。”

猛禽在海上漂亮地飞了个旋转,带着两个舰队的战机群,如鹰隼一样,撕开敌人的部队,迅速接近了一叶之秋。它几乎是踉跄着往后退走几步,依然顽强地举起重型火炮,向着离他最近的敌舰射击。

“真猛。”叶修咧嘴笑了笑。他调转枪口,对准地方母舰,扣下了扳机。

激光枪的枪口发射出一道刺目的红光,准确地击中了远在数公里外的敌方母舰。最上方的控制中心被击穿,舰身被击中的地方留下一圈漆黑的余烬。母舰剧烈地震颤着,掀起滚滚的浪花。靠近它的几架歼击机已经不由自主地随着波浪摇晃起来。

“老魏,捞到人赶紧回来,别贪功。”

“老夫像那种人吗?”魏琛愤愤不平地反驳,一边风骚地反身再入敌阵,击落一叶之秋身边的一个飞行单位,掩护它返回阵地。

就在他们且打且退的时候,东北方向一小股敌军悄悄地接近了。

通讯器里很快传来东北方向部队的求援信号。魏琛刚带着机群与叶修会合,就立刻马不停蹄地飞去支援东北战场了。只是这次,叶修只让他带了歼击机组,让轰炸机都转去加入了正面战场的战斗。

“凭什么啊?”魏琛有点不服气。

“相信你的能力啊老魏,一挑二不是你的专长么?多坚持一会,敌人有点多。正面要是能突破的话,这场还有希望拿下。”

“我最多能挺一刻钟,一分队已经残血了。”

“什么话,是男人就挺过半小时。”叶修半是嘲讽半是鼓励。

“滚!”魏琛暴跳如雷。

“启动高强度模式。”叶修输入命令。

“高强度模式启动。纳米级护甲启用,全部能源转化为动力。光动能装置暂时不可用。”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后脑的刺痛感渐渐变得明显,心跳也越来越快。他蹲下身,短暂的蓄力后,猛地纵向天空。

“切换为飞行模式。”

他的右肩抵住枪托,瞄准敌军舰队,飞快地开了三枪。三条射线悉数命中一条战舰,瞬间将它击沉。与此同时,叶修赶紧关闭动力系统,借助重力飞速下坠。突然,一颗炮弹擦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叶修你玩杂技呢?”魏琛幸灾乐祸地问道。

“新系统,还没玩熟。”

“你抓紧点,我这儿人挂得差不多了。”

“收到。”

君莫笑肩部两组涡轮全部打开,它飞速蹿到半空,继而悬停。紧接着,叶修打开武器匣,拿出等离子加农炮。

冰蓝色的光线如同毁天灭地的火焰,在一片刺耳的虫鸣声中,迅速淹没了海面上的虫群舰队。

 

直到走出模拟机舱,叶修的头依然一阵阵地钝痛着。他呲牙裂嘴地按摩着太阳穴,一抬眼,看到魏琛正倚在仓库门口,同情地看着他。

“又不是来真的,那么拼干嘛?”魏琛递了根烟给他。

叶修接过烟,魏琛又殷勤地打好了火,却被推开了。

“晕着呢,等会。”叶修又按了按太阳穴,皱着眉头轻轻抽冷气。

“怎么样?”魏琛回头,冲仓库里的机甲努努嘴。

“不好说,”叶修长出一口气,感到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火力太强,完全是碾压的级别。攻击力没的说,但是不知道防守怎样。要是又脆得跟饼干一样,就别上战场丢人现眼了……”

“呛!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吓一跳?哎魏队你怎么这么颓废?是不是又被预备役那些孩子气着了早就说了应该让韩文清去带预备役保证连猴子都能训练出人样来。”

“靠!”听着这一段没有标点符号的感叹,叶修刚刚舒缓下来的脑神经又开始隐隐作痛。

黄少天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来,探头探脑地向仓库里张望着。

其时魏琛正大马金刀地坐在仓库外的空地上,和叶修一起吞云吐雾,看起来完全没点军人的样子,倒像是混地方社团收保护费的。见黄少天来,他抬了抬眼皮,懒懒地问道:“你来搞毛?”

“喻队说新来一台机甲让我过来看看,合适的话直接跟冯将军打个报告拖到我们四分队去。理由我都想好了就说四队的装备很久没更新了正好大队又打算实验下双机甲战术我觉得我特别合适真的。”

“少天,你说话都不喘气的,不累么?”叶修叼起烟,示意魏琛给他点上。

“别逗他说话了,”魏琛抢着说道,又对黄少天指了指仓库里,“要看自己去看,只准看不准摸。回让我发现上面有你爪印,你就是扒了衣服也得给我擦干净。”

黄少天冲老魏敬了个礼,高喊一声:“得令!”就欢天喜地地冲了进去。不多会,就听见仓库内传来他的大呼小叫。魏琛回头向里看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这么大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想让他闭嘴,你可以给他塞夜雨声烦里,一上来直接开高强度模式,我就不信他还能这么精神,”叶修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烟灰,“我先回去了。刚才实战模拟的录像回头传我一份,我写报告。”

魏琛点点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回头向仓库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看够了没!再看要交参观费了!”


热度(413)

© 白衣沽酒绮罗生 | Powered by LOFTER